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2017-05-23 18:10:54      点击:

清末条约大多逃不开“割地赔款”四字,然而有些条约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明令“不割让”。如果国家主权本身的排他性毋庸质疑,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地专门签订“不割让”条约?如果国际关系本身的弱肉强食无法改变,那列强又何需与弱清签订“不割让”条约?故事还要从这些“不割让”条约本身说起。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清帝国的第一份“不割让”条约签订于光绪廿三年(1897年),是与法国《海南岛不割让照会》。其主要内容为清政府“永不将海南岛让予任何他国,不论久暂”。当时总理衙门的声明如下:

“中国国家有自主之权,何能让予他国?所称该地暂租外国一节,亦实无此事。”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此段口吻堪称义正辞严,但细品 “所称该地暂租外国一节”一句却能看出是应答之语。谁“所称”呢?正是时任法国驻华公使的施阿兰——事实上,海南岛不割让的要求不是清政府为保护领土主权而提出的声明,而是法国提出的要求,而“永不将海南岛让予任何他国”正是总理衙门的应答辞令。

所谓“照会”,指的是不同国家外长、外长与大使、大使之间甚至国家元首之间的通信,一般用于处理国家间的重要事务。照会涉及国家关系,自然需要谨慎对待,尤其当时清帝国疲弱已久,而法国则是仅次于英国的世界第二大海军强国。在这种强弱悬殊的情况之下,为什么法国要与清朝签订一个“不割让”照会呢?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不是殖民者的良心发现,也不是清帝国的曲意逢迎。就在《海南岛不割让照会》签订的两年前,清日甲午战争硝烟初平,清帝国割让了台湾岛。日本作为新兴的帝国主义强国,其基地便是日本本土,自东北向西南的侵略路上最重要的战略要地便是台湾岛,尤其是高雄、基隆等海港,更是日本海军扩张的优良基地。而从另一个视角出发,法国的殖民地主要位于“印度支那”,海南岛位于南中国海北部并西临北部湾,又兼有榆林等港口,其之于法国的战略地位并不亚于台湾岛之于日本。只是,法国人低估了清政府的决心。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事实上,法国人垂涎海南岛已久,但在割让台湾岛引发朝野反弹的非常时期,清政府保护海南岛的决心与甲午战争之前也不可同日而语。同时,在当时的政治地缘下海南岛为清朝南部海疆海防之枢纽,一旦海南岛被割让,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腹地将无险可守,故清政府在面对法国咄咄逼人的态势下依然作出了“保琼扩榆”的决定。“琼”指的是海南岛,“榆”指的是榆林港,而法国显然也没有真正动武的决心。

虽然清帝国的王牌北洋水师于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但清朝的海军总体实力依然优于日本,南洋水师在光绪十一年(1885年)的镇海保卫战中还曾击败过法国海军,其战斗力不容小觑。不过,法国同意这一照会也并非没有好处:清政府宣布“不割让”海南岛给任何一国,也意味着法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地有了一个天然的海上屏障,虽进取不足但自保有余,得失之间亦有其平衡。最为关键的是,法国通过这一“不割让”条约摒除了其它列强势力浸透的可能性,变相将海南岛划分为其势力范围。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从国家主权的角度来看,《海南岛不割让照会》是清帝国外交的一次胜利。然而从经济侵略的角度来看,这一照会同时又成为了将中国领土划分为列强势力范围的导火索——这一有“不割让”之名而又夹杂着“割让”之实的条约,在第二年清朝与英国的另一份照会中显得更为明显。

光绪廿四年(1898年),清帝国与英国签订《扬子江沿岸不割让来往照会》。照会中,英国公使提出“深愿中国国家确切保证不将扬子江沿岸各省租押或以其他名义让予他国”,而总理衙门的声明依然掷地有声:“查扬子江沿岸地方均属于中国要地,中国断不让予或租借给他国。”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当时英国已经在清朝长江流域占据了主导地位,这里的“不割让”从法律上确定了英国的排他地位,从此长江流域正式成为英国的势力范围。英国公使以“保护贸易自由与发展”为由,成为在清朝拥有势力范围最为庞大的两个殖民帝国之一,而且其所攫取的,还是最为富庶的经济中心。

光绪廿四年(1898年)间清朝一共签订了三个“不割让”照会。除了《扬子江沿央岸不割让来往照会》外,还有《越南邻省不割让来往照会》和《福建不割让来往照会》。从列强及其殖民地的分布来看,很容易猜出前者的签订方为法国,而后者的签订方为日本。在这两个照会中,总理衙门的外交辞令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套路: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查越南邻近各省系属中国边疆要地,关系重大,总由中国国家管理,系其自主之权,绝无让与或租借他国之理。”——《越南邻省不割让来往照会》

“查福建省内及沿海一带均属中国要地,无论何国,中国断不让与或租给也。”——《福建不割让来往照会》

清朝奇条约:不割让海南、长江、福建和两广,结果反而更为祸国

就在这一次又一次“浩然正气”的照会中,列强瓜分清朝的狂潮逐渐走向高峰。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海南岛不割让照会》虽然是清朝签订的第一份公开声明的“不割让”照会,但早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续议滇缅界、商务条款》中的第五条便有“若未经大皇帝与大君后预先议定,中国必不将孟连与江洪之全地或片地让与别国”的“不割让”式的规定。同年,甲午战争爆发;次年,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法国遂“乘中国有事之秋,借挟日本允退辽东之功,复肆要求”清帝国割让部分江洪土地,从而加剧了英法两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矛盾。由此看来,《海南岛不割让照会》、《扬子江沿央岸不割让来往照会》及《越南邻省不割让来往照会》的狼烟早在滇缅边境就已经燃起,只是受苦的,终究还是奄奄一息的清帝国。


客户技术人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公众服务号